您现在的位置:

中医养生 >> 正文 >

跳出办公室“美丽”陷阱

跳出办公室“美丽”陷阱 标题        :跳出办公室“美丽”陷阱 副标题       :null 分类栏目      :生活中的医学 作者        :水凝 编辑        :未名 作者单位      :null 美编        :未名 期刊号       :3 关键词       :null 惊喜:找到了一份工作 那是一个阴雨绵绵的夏天。 那天晚上,朋友打来电话,告诉我一家公司需要一名办公室秘书。我惊喜万分地搂着儿子说:“妈妈就要找到工作了,只要有妈妈在,我们不会挨饿的。”儿子用一双泪盈盈的眼睛信任地望着我,他那双瘦弱的小手把我搂得更紧了。 那天晚上,儿子刚刚度过他的5岁生日。 第二天我怀着一颗不安的心,找到了那家颇有名气的文化公司。我把用小楷字体打出的简历以及我在报刊上发表的100余篇文章中精彩的20篇文章的复印件,送到总经理的手中。总经理默默地翻看着我的材料。屋子里静极了,仿佛能听到我的心跳。半晌,总经理抬起头来,注视了我一会儿,然后说:“安良已经把你的情况向我介绍过了。你是学比较文学的,到我们这儿工作可能大材小用了。”我忙说:“您客气了,我非常愿意为您的公司效力。” 几天后,我真的坐在了这家公司有着大落地玻璃窗的办公室里。坐在灰色的多功能办公桌前。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,这是我离异后找到的第一份薪水较高的工作。我和我的儿子都为拥有这份工作而高兴。我必须做好这份工作,不然的话,我和儿子吃方便面的日子也难以维持了。 我认真地写着每份报告,帮着总经理撰写宣传方面的文章,并帮助策划一些大型的创作项目。总经理对我的工作很满意,我也感到从未有过的顺畅。这是我最初最顺利的一段日子。 苦闷:陷入被误解 和被污辱之中 我的办公室里,有一位皮肤白皙、鼻梁高挺、双眼皮大眼睛的美丽女人,年龄比我稍长。她是这间办公室的主任。行政上,我归她领导,业务上我主要听从总经理的派遣。不知为什么,这位“美丽”对我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敌意,她用阴阳怪气的态度对待我,用居高临下的口气对我说话。 一天,我写好了一份筹备方案,送总经理室的时候蒋总不在,我顺手将稿子放在总经理的桌子上。下午的时候,“美丽”阴着半个脸把一卷东西扔在我的桌子上,说:“这是什么东西这样的东西也好意思拿给蒋总看。不会就别逞强,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”我满头雾水,急忙拿起那卷被“美丽”扔在写字台上的纸。打开一看,原来是我写的筹备方案。我感到极大的侮辱,心怦怦地狂跳,血涌到了头顶,大声说:“你凭什么看我的稿子”“美丽”柳叶眉一挑,站起身端起茶杯将杯中的水朝门口泼去,坐下后慢悠悠地说:“我是这儿的主管。你写的东西都要通过我把关。不然,把乱七八糟的东西拿给蒋总看,那不是浪费他的时间吗”我强忍着屈辱的泪水,扭头走了出去。 我来到了街上,迎着霏霏的细雨,泪流满面地走着,胸口像堵着一段朽木,朽木上面爬满了小虫,咬噬着我的心。一个声音在对我说:不干了,凭什么受她的窝囊气。另一个声音说:要忍,一定要忍,你要养活儿子啊。我的泪渐渐流尽了,脸上凉凉的,心凉凉的,但我毅然转过身向公司走去。 当我回到办公桌前的时候,蒋总推门进来,对我说:“水凝,筹备方案写完了吗拿给我看看。”我犹豫了一下,然后果断地说:“写好了一个初稿,想听听您的意见后再修改。”蒋总拿着稿子出去了。这时,我用眼角瞥了一下“美丽”,她的脸色很难看。 第二天早上,蒋总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。他说:“水凝,这个方案我看还可以,只不过……”从总经理室走出来,我充满了激情,坐在电脑前,我调出了方案的初稿,根据蒋总的意见修改起来。 “水凝,饮水机里没水了,你到总务那儿搬一桶来。”“美丽”尖着嗓子阴阴地说。接着她转身对小谢说:“小谢,你去给我领一支笔来,还要那种书法笔。”我有腰病是不能搬重物的。可是,如果我不去,不知道“美丽”还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。我站起身走了出去。 小谢追了出来:“凝姐,我去搬水,你去领钢笔。”我站在楼道里,感激地看着小谢。 解脱:靠勇气走出陷阱 到公司来工作已经有半年了,蒋总对我的工作非常满意,并在一次公司总结会上表扬了我,给予我一些奖励。我很受鼓舞。在工作上我更加积极,也更加努力。可最近蒋总对我的态度变得冷冷的,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原因,但是我又没有办法问。“美丽”依旧对我阴阳怪气的,只是多了些得意。我感到很压抑。 小谢开着车带着“美丽”送“美丽”的女儿上钢琴课去了,望着静静的办公室,回想着一年多来到公司后发生的事情和所受的委屈,我泪如泉涌。刚来的时候,我还能和小谢说点儿心里话,小谢也劝慰我,理解我。可是,后来,小谢与“美丽”形影不离,吃喝不分,甚至成双成对地出入。我不能与小谢再说什么,我甚至觉得我在这间办公室里很碍眼。这些日子,蒋总看我时脸阴得更是能滴出水来。我不得不考虑自己是否还要在这儿干下去。 一天晚上,为了给蒋总赶一篇材料,我在公司干到很晚。当我写完稿子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的时候,忽然发现蒋总办公室的灯还亮着。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,我应该认真地找蒋总谈一谈,如果谈不通,我立马离开这家公司。 我走到镜子前,理了一下并不散乱的头发,仔细地看了一眼镜子里的那张憔悴的脸,毅然敲响蒋总办公室的门。 “蒋总,您对我是不是有意见我感觉到了,可是我非常想知道我在哪一方面做得不够周全,无意间伤害了您。即便是我明天就离开公司,我也想知道我是在什么问题上跌的跟头。您是一位豁达的领导,我想,您会满足我的这个要求的。” 一阵沉默,我感觉到了蒋总激烈的思想斗争。他有些窘迫地说:“你以后说话要注意。”“您听到我说您什么了” “市领导到我们公司审查方案,你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,”蒋总也有些激动,“听到这话的时候我很痛心,我想,我没有亏待了你呀,你怎么能这么拆我的台呢” 我的眼睛里一下子溢满了泪水。 “蒋总,您真的相信这些话吗现在我全明白了,那个人不仅在办公室里刻薄地对我,而且在您的面前说了我这么多后果严重的坏话。蒋总,我想您知道我说的是谁。我只想说一句话,我是对得起您和公司的。一年来,我兢兢业业,任劳任怨,没有辜负您对我的关照。”我把我要说的话说完,心里痛快了许多。我感到压在我胸口上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搬开,我的心情轻松了许多。 “水凝,我是相信你的,而且,说实话公司是需要你的,我希望我们以后要经常的沟通,不要有什么误会。”蒋总诚恳地说。“蒋总,顺便我也给您提个意见,您以后对别人反映上来的问题,要做一些调查,不要偏听偏信。”蒋总会意地笑了起来,“女人啊”他发出了一句感叹。 一晃半年过去了,蒋总对我的态度又恢复如初,我配合他策划完成了两项有较大社会影响的文化活动,报纸、电台、电视也

本文来自家庭医生在线论坛,由网友发布,本站仅引用以提供参考,不代表本站赞同文章的观点。如您认为本文在内容和知识产权上侵害了您的利益,请与我们联系:020-37617988 。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

© http://yscp.iwfrk.com  榆钱菜谱网    版权所有